谢年

我从没想象过分手的样子。

不再想跟她说话,换掉手机号码,不再见面,删掉一切跟她有关的文字,把一切有关的物品都扔掉,花所有的钱买一张票,到达地球的相对端,坐上航天飞机抵达火星,这一切,都是合理的想法。

但更合理的答案是,我从没爱过任何人。

我不想用“定义”来模糊某些说法,我总以为所有门都有钥匙,但却没想过没有门的情况。

微笑,梳妆整洁,深邃的眼神,合式的衣装,恰到好处......

除夕

又到这一天了。

我内心终归是很传统的人,尽管不喜欢,还是会把除夕当作一年的结束与开始。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写一篇东西,大多是在后半夜,人们睡了,不再吵了,我拿起笔,用文字散掉自己的嗔怨之气。

然而现在却出奇的平静,毫无往年抑郁淤积的感觉。总觉得,像是宽恕,又像是理解。

去年一年依然很充实,又认识了一些人,又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又发生了一些事,又学会了一些事。然而去年许......

暧昧

记得大学的时候,一群刻薄的舍友讥讽我,说你的未来早已被注定了,会跟你爸妈三轮复试选中的女孩子结婚,我当时看着他们笑而不语,这是我一贯的策略,实用而有效,不过那一次,我真挺没底的。

说不上是对我自己没自信还是对家里那几位太自信了一点,那时瑶姐的事情还未发生,但从有限的迹象里我还是能感觉到几分悲剧的格调。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我又有多少回转的余地呢?写小说的时候我大可毫无顾忌,认真的构思着我对未来......

跑题的情人节

几天前写文章时,提到一年最讨厌的日子有三天,然后昨天晚上我突然意识到,我又数错数了,我怎么就把情人节给忘了呢。

照例,重大节日我是都要凑凑兴的,尤其是像这样举国同欢的重大节日,呃,不对,我瞄了一眼饭否,现在似乎是一片哀鸿遍野的样子哎,那修正一下,应该是举国同激动的日子里,一个敬业的bloger有必要自爆一下,今天的状态。

不知道是那些暗恋我的人太羞涩,还是那些想表白的人出门的时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