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人的凡恼

(一)

这周夜班,很累,好久没上夜班了,自从在富士康里从产线调出来,有一年了吧。那时候我戏称自己出国了,现在突然出国一趟,真的挺不适应的。

朋友问我,你不想换工作?想,但还没想到付诸行动的程度,不完全是畏惧,也有些衡量,哪个合适?我熟悉那些互联网创业的那些人,没有老板,为自己工作,三年生存率百分之十,很苦,比我苦的多,相对而言,我反倒是现在更自由一些,如果不是如我那位生来身价千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