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友

上次一别,白驹飞驰,又是半年多没见了,我想我大概很难再找一个理由再去介入你的新生活了。然而偶然在人人上看到你出现在最近访问栏,我依然有些开心,尽管毫无理由。

我一直有一种恐惧感,我的朋友太少,男孩子的榜样都是自己的父亲,那么,我父亲是那种真正可以称为知交遍天下的人,所以我一直有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恐惧感,对于我的朋友们,我大概从来也不是唯一,而我自己很多时候只能存在一个朋友,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