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观点下的初等数学》

想想已经是两年以前的事了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当时整天犹豫彷徨,家里召唤,自己心里也没底。每天下班,在能把人冻硬的烟台郊外,溜达这走着回住处,边走边想,想着未来会怎样。那时候是个月光族,工作也没压力,心态上也放松的很,天高皇帝远,家里人也烦不到我,什么都好。唯独一点,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我的未来。

回去会好点?有正经住处了就可以放开买书了,也可以买辆自行车出去玩了,家里介绍的工作发展空间能好些......

吾友

上次一别,白驹飞驰,又是半年多没见了,我想我大概很难再找一个理由再去介入你的新生活了。然而偶然在人人上看到你出现在最近访问栏,我依然有些开心,尽管毫无理由。

我一直有一种恐惧感,我的朋友太少,男孩子的榜样都是自己的父亲,那么,我父亲是那种真正可以称为知交遍天下的人,所以我一直有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恐惧感,对于我的朋友们,我大概从来也不是唯一,而我自己很多时候只能存在一个朋友,哪怕......

红灯路口的杂想

(一)

很多年前,我尝试写作一部小说的时候,我设想过一段场景。

飞快的骑着车子,大雨倾盆,可这样的雨水却怎能敌得过年轻人的生命之火?他愤怒、他激动、他兴奋、他用尽全力呼出肺部的每一分气体,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远离这里,远离这污秽之地。然而他却看到了红灯,他停了下来,在大雨之中,身旁的人们飞快的划过无人的路口,溅起的水花也在嘲讽他,他绝望的看着那盏红色的灯,他希望是他错了,他是色......

刚刚看完小椴的《开唐》,之前我说小椴的开唐富丽堂皇,其势如行天之鹏,浩然之气充溢期间,但前半本到底失之虚妄,细节处理比以前好了太多,可惜这烟火气太轻,不管是肩胛那长空一刺,还是那雪馆吟诗,看到底,气势自是纵横,但到底欠了点,欠了点那美梦惊醒之后的破屋寒风、孤灯凄雨。

但小椴到底是小椴,今天得空,把第三卷《王孙》看完,怅然之意郁结于胸,但却不似当年看完《洛阳》之时那般看不开,说到底又成长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