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7, 2012

于是

(一)

最近很蹀躞。

没错,用上面那两个字纯粹是为了满足我炫耀自己的目的,整体来说,我写这个blog基本上也就是炫耀。

昨天下班恰好手机又没电了,我发誓不会再买续航能力很差的手机了,不过要说得跟这没关系,我买了一份《南方周末》,在密度接近蜂巢的brt上看报纸,而且是八开版的《南方周末》,这简直是一种行为艺术。当然,我要说的跟这个还是没有关系。

这一期的封面专题是做给韩少的,说真的,真是羡慕。

不过有一句话突然让我看的有些难受,“每个年轻人汇聚的学校里都会有一两个众人皆知的‘才子’,然而他们获得的更多的不是崇拜而是压力”。

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我还记得老师们阴阳怪气的讥讽,还......

December 25, 2011

静候佳音

事情起源于韩寒那篇《谈革命》

看到那篇文章我第一反应是沮丧,他未免也太快了点。

写字的人一般都有两种焦虑,其一是死人带来的焦虑,因为那些已死的灵魂如阴云一般笼罩着你,你一辈子都赢不了他们,甚至你写的一切都受他们的影响,你表达的任何思想都超不出他们划定的界限。对于这一点,如同诅咒,但这绝对是一种奢侈的焦虑,更可怕的是另一种,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你甚至都没有挑战死人的资格,那些活着的人都足够让人焦虑一生。

有很多人写的比我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并不关心这一点,我更关心的是他们的进步速度,很少有人可以在他们的作品里看出他们持续的思想进境,因为很多人当他们写下第一个字开始,他们已经不再进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