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9, 2013

晚安,姑娘

当我再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猫猫姑娘看起来好看多了。

在这之前,我洗了个澡,然后在稍有点冷的屋里睡了个迟到的午觉,不得不说刚刚洗完澡稍微有点冷的状态实在是适合睡觉,所以我一个小时后自然醒来反而变得很奇怪,我以为我会睡更久的。

让我惊讶的是我一直期待看到却一直没能从猫猫姑娘脸上看到疲惫的表情。她始终处在一种奇异的安稳状态,这让我有一种想要打破它的冲动,从见面的第一分钟开始。可无论是超过范围的接触或是意料之外的情况亦或者现在,我本以为疲惫总会打败这种安稳,但她却依然是从见到我开始就未改变的状态,考虑到她时不时的微小兴奋大概不能称其为平静,但她始终是我十年后妻子下班时见到我的表情。

我在下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