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7, 2012

俄狄浦斯情结

“总的来说,我父亲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

“尽管他有时一周连续六天喝醉酒并对我施加语言暴力,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终归会有他自己的社交生活,别人让他喝酒他总不能不喝,这便是不给人面子,可视为自绝于人民,不符合人类的正常社交规则。”

“醉酒后人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常识,没有人会对酒鬼的行为记恨。”

“何况,尽管醉酒,他骂我的事情总有一些是正确的,很多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有很大的不足,人做错了事,他人指出,语气不好,也是总可以理解的。”

“再说他是我的父亲,子曰:子不言父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既然是那么伟大的子曰过的,想来总是正确的。”

“这种情况下,我偶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