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 2013

谢年

我从没想象过分手的样子。

不再想跟她说话,换掉手机号码,不再见面,删掉一切跟她有关的文字,把一切有关的物品都扔掉,花所有的钱买一张票,到达地球的相对端,坐上航天飞机抵达火星,这一切,都是合理的想法。

但更合理的答案是,我从没爱过任何人。

我不想用“定义”来模糊某些说法,我总以为所有门都有钥匙,但却没想过没有门的情况。

微笑,梳妆整洁,深邃的眼神,合式的衣装,恰到好处的世故,必须的能力,共情,宽容……狗屎,嗯,虽然早就想试一试这么截断自己,但果然还是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做到。

当我试图找到任何合理性的时候,就是世界末日,我从一开始就正确,这并不影响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当画面静默下来,一切......

October 09, 2013

晚安,姑娘

当我再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猫猫姑娘看起来好看多了。

在这之前,我洗了个澡,然后在稍有点冷的屋里睡了个迟到的午觉,不得不说刚刚洗完澡稍微有点冷的状态实在是适合睡觉,所以我一个小时后自然醒来反而变得很奇怪,我以为我会睡更久的。

让我惊讶的是我一直期待看到却一直没能从猫猫姑娘脸上看到疲惫的表情。她始终处在一种奇异的安稳状态,这让我有一种想要打破它的冲动,从见面的第一分钟开始。可无论是超过范围的接触或是意料之外的情况亦或者现在,我本以为疲惫总会打败这种安稳,但她却依然是从见到我开始就未改变的状态,考虑到她时不时的微小兴奋大概不能称其为平静,但她始终是我十年后妻子下班时见到我的表情。

我在下楼的......

January 21, 2013

《高观点下的初等数学》

想想已经是两年以前的事了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当时整天犹豫彷徨,家里召唤,自己心里也没底。每天下班,在能把人冻硬的烟台郊外,溜达这走着回住处,边走边想,想着未来会怎样。那时候是个月光族,工作也没压力,心态上也放松的很,天高皇帝远,家里人也烦不到我,什么都好。唯独一点,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我的未来。

回去会好点?有正经住处了就可以放开买书了,也可以买辆自行车出去玩了,家里介绍的工作发展空间能好些吧,我可以去我想念已久的省图书馆,再让父母做些好吃的把自己喂胖一点,最后,济南就那么大点,或许还能再遇见那个人呢,多看几眼也好啊。

于是辞职,离开,一晃两年。我记性不好,走之前想过些什么,大抵忘了。回乡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