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5, 2011

静候佳音

事情起源于韩寒那篇《谈革命》

看到那篇文章我第一反应是沮丧,他未免也太快了点。

写字的人一般都有两种焦虑,其一是死人带来的焦虑,因为那些已死的灵魂如阴云一般笼罩着你,你一辈子都赢不了他们,甚至你写的一切都受他们的影响,你表达的任何思想都超不出他们划定的界限。对于这一点,如同诅咒,但这绝对是一种奢侈的焦虑,更可怕的是另一种,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你甚至都没有挑战死人的资格,那些活着的人都足够让人焦虑一生。

有很多人写的比我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并不关心这一点,我更关心的是他们的进步速度,很少有人可以在他们的作品里看出他们持续的思想进境,因为很多人当他们写下第一个字开始,他们已经不再进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