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4, 2011

叙事与思想之间必然有来自根源的矛盾

刚读完《晚来寂静》,上个月就买来了,一直扔着,到年底了,再不看,越积越多。

看完却是出奇的平静,在看之前,有人推崇的无以复加,大概跟我一样,对那本《佛祖在一号线》顶礼膜拜,爱屋及乌,这些好话我概未入耳。但到底有人肯做乌鸦嘴,毛利说了几句尖酸讥诮的话,我倒是记得很清楚。

所以看的时候期待便小的很多,也正因如此,看完了之后能心情平静顺畅,如在十八岁时难得的一觉睡到自然醒,作业早已做完,今日却是周日,于是无比欣喜。

如果不期待,自然谈不上失望,然而却愈加的悲观,终于也确信,真正伟大的作品只凭才华与努力是无法办到的。运气、际遇、时间、等待,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我......

July 22, 2011

那些艺术家们不负责的事情

亲爱的ST:

这封信是写给你的,主要是关于我近几天看过一本书的一些胡思乱想,写给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其中的内容恰好跟我们最近讨论的话题相符,又或者说,毛姆给我的一些问题提供了一些他的结论。

《月亮与六便士》是毛姆很出名的一本小说,呃,文艺青年们的挚爱,这一点,我看了不多页数就明白了,光是想想这本小说的故事梗概就足以让他们爱上这本书,一个中年人抛弃稳定的生活去追求艺术,最终孤独悲惨的死在荒岛上,而在他的死后,他被认为是天才。不过,你我都知道,关于小说有一个定律是,如果一本小说的内容可以被“梗概”的话,这本小说的价值都不怎么大,换句话说,《月》所传达出来的东西,也并不是上面两行字可以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