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2, 2011

若干事

三天前写下标题的时候,是“二三事”,写了没有几句,终归是写不下去。到昨天的时候,琢磨着,再接着写,标题只怕要改,改作“三五事”罢。然而想归想,又是懒散着没动笔。到今天,想着,再不写,怕是要起出“七八事”、“十几事”这种妖孽的名字来了。

不管多少事都好,任何事情本身是没有意义的,至少是不值得直接被记录的,这个世界上的文字已经太多了,多到已经超出了阅读者的需求。那么什么是值得我记录的呢?我在想,归结下来,我能找到三种值得我记录的感觉,怅惘、疑惑与愤怒。

回到济南,意味着我会与很多记忆碰面,或许是老宅某件家具上的一处污迹,或许是某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或许是某个许久未见面的朋友,当我遇到他们,我并......

January 08, 2011

活该

我说了,对节日,我一向是没啥好感的,我嫌麻烦,我身边的大多数人没啥真正的娱乐精神,却又不懂得人类需要休息这一真理,所以大多数时候节日是一个灾难。

这其中的巅峰是春节,仅次于春节的是圣诞节,没错,圣诞节。

要说其实国内正儿八经参加这个耶稣诞生纪念日庆祝也没几年,我记得初中那会,很多人还搞不太清圣诞节是哪一天,要么怎么说中国发展速度快呢,没几年,满大街卖水果的小贩都知道12月24日的苹果好卖了。

要说这一天实在不怎么适合大举庆祝的,时值天气接近最冷而大家有还没完全适应最冷温度的分割点,满街都是没有信仰只想狂欢的盲目者,学校的学生接近年终考,公司的民工们要做年终结盘,离元旦太近,离春节又太远,......

January 08, 2011

柏拉图式婚礼

今天早上,民工一进办公室,看见大家幸灾乐祸似的看着我,我顿时觉得不对劲,难道我利用加班时间看闲书的事被发现了?一低头,赫然一张婚宴请帖,唉,人在江湖飘,早晚要挨刀啊。

照例人生的第一次都要庆祝一下,第一次接这红色罚单,我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对新人呢,女方我可以说完全不认识,男方呢,我也只能说我认识,我认识的意思是我看到他的时候我能记起他的名字,不见面的时候就不保证了。

实话说我从小就对婚礼这事没啥好感,印象中就记着参加小姨的婚礼,喧闹、哭泣、嘈杂、混乱、烟熏、酒臭、还有充斥其中的恶劣玩笑,能让我产生负面情绪的事情快凑齐了,从那时起我对婚礼产生了第一个定义,这就好比游戏的终关,不把主角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