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机接口、硬盘快递大法以及其他

最近这几天,我看了一些东西,包括万维钢的一些关于学习科学的旧文以及读库最近那篇神作《未来的人会是怎样》(后文简称神作)。因此,有些奇怪的念头,会想写下来,且做记录。

关于阅与读

神作中提到语言跟文字其实是人类的魔法,它使得信息不仅可以留存,还可以高速传输,而信息的交流速度使得人类的文明进化由线性变成指数。
一个有趣的冷知识是,人类获得完整的阅读能力,其实只有一千年左右,在这之前,尽管文字被发明,但看文字的时候会读出声才是正常状态,在这个时间点之前,文字只是语言某种副本,一种不同于声音的介质,因此他的传输速率与声音传递的语言并无区别,而后,介质变化成了主角,眼睛重新夺回了人类信息获取媒介的掌握权,脱离了声音,信息由文本到进入大脑处理的速度快了几倍。

关于浅薄化

关于阅读浅薄化,经常会被举出的某个例子是,谷歌公司曾做过一个实验,通过高速人眼相机识别,发现对于网页的阅读,不同于书籍,大家是呈F型扫读一个页面,仔细阅读标题或第一段落,快速扫描中间部分的大意,看一眼最后的结论。这个故事有很多延伸,媒体的供应商们依据这个理论优化了他们的媒介,也有研究者认为这使得我们的阅读能力退化,但对我来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有损压缩。

关于图灵论

从笛卡尔时代开始,人类哲学开始接纳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以及人是否是机器的命题,而后图灵的发明并亲自引申出了一个新的命题,人可以被理解成一台计算机。我没有能力去讨论这个命题,但我想在这篇文章里借用这一观点去讨论一些关于信息流动的话题。如果人是一台计算机,那么提高计算机性能的方法有哪些?可以更新软件算法(驱动-体育/编程语言-信息媒介/算法-思维模式),但熟悉计算机发展历史的人知道,软件效率提升缓慢而反复,为了平衡学习部署难度甚至现代的面向对象编程的实际效率反而低于很多底层语言,人类的思维模式的变化也一样缓慢而反复。当然也可以更新硬件,从这一点来说现代计算机硬件性能一大半的贡献来源是传输速率的变化,各种硬件接口带宽基本上是在每几年翻倍的方式进化(当然也有SATA-PCI-E这种跨越式发展),某种程度上芯片集成化带来的信号间物理传输距离的数量级缩短也包含在内。从这一点去理解早期人类的话:

486(人脑)-56k Modem(语言,真的很象,都是把电信号转为声音信号传输)-486(人脑)

后来我们有了文字:

Pentium(现代人脑)-10/100M宽带(手写/打字)-Pentium(现代人脑)

嗯,速度快了很多,但同时,我们也有了硬盘(纸/书籍/以及真的硬盘)。从这个角度理解上面的浅薄化阅读,我更愿意把它比喻成MP3,为了解决一定时间内,传输瓶颈与储存瓶颈所产生的有损数据压缩编码,对于发烧友(严肃思考者)而言,这种媒介的变化是音乐世界变得更堕落而非进步,而实际上,随着存储与带宽的进化,现在连非音质主打的手机有的都会标注其DSD(一种无损的更高解析度的新型编码规格)播放能力。所以说,所谓的浅薄化阅读,更像是我们为了迎接新时代到来前的某种权宜之计。而新时代,是光纤,也就是神作中介绍的脑机接口。它的出现将使很多问题的讨论变得无效化(是下载六个小时的蓝光原盘还是看rmvb的流媒体在线版?我们现在都用B站解决很多问题不是么?),这是真正的变革,也是更值得思考与讨论的问题。

关于带宽与延时

有一个很古老的梗,永远不要低估一辆小货车的数据传输带宽。早期互联网时代(1981),有人提出了这个有意思的话题,而直到21世纪,我还在知乎上看到过“500G数据库怎么发送给客户”这个有可能是钓鱼贴的科普(2012年的时候这是个真实的问题,而现在,它更像是一个苏联程序员笑话,不过,丧心病狂的亚马逊真的有100PB带宽的AWS Snowmobile,嗯,一辆装满硬盘的卡车)。所以所带宽始终无法满足大家对于速率的需求,解决的办法是有损压缩与抛弃延时率。没错,快递硬盘大法无非就是一条延时为24H丢包率0.01%带宽PB级的魔法网线,而回到人类信息传递这个命题,在光纤(脑机接口)实用化之前,我们要么去看马赛克版的FLV在线flash(浅薄化阅读),要么可以去科技市场买盗版蓝光凉宫春日(kindle),感受一下真正的灵魂撞击。这一选择,其实说穿了不值一提,我们始终有是聊天还是读本书的讨论,无非是要延时(新闻)还是要带宽(书)的选择,语言的交互是实时的,但信息量受限于电话拨号带宽(语速),基本是最低的。公众号的片汤文写出来也得花作者一个小时的时间,你看完只需要五分钟,你的有线带宽被扩大了12倍,但这只是有损压缩算法的功劳。如果是读本书,那你的带宽就超出了网线(手写/打字)本身而接近硬盘总线的SATA传输速度(阅读理解速度),代价是以年为单位的延时与无法统计的丢包率。

关于一点小小的建议

鉴于悲观天性,我不愿意提前展望2050年以前用上光纤的美好未来(鬼知道那之前人工智能是不是已经把我们做成生物电池了),在新媒介发明之前,并不影响我们穷尽手段提升效率。我觉得压缩算法真的是民主化普渡众生功德无量的,但我总记得第一次看720P的凉宫春日的冲击感,也总记得在专业视听室听到库贝里克版沃尔塔瓦河的震撼,这些是在线播放没法提供我也不愿交换的东西。所以,在用上光纤之前,多买几张DVD吧,以及,买本201705号的《读库》,看一眼黑镜中的美丽新纪元吧,它注定不属于我们,就像移动互联网不属于我们的祖父一代一样,我们并不生于应许之地,提前平淡的接受某种终局总好过一无所知的死去。

2017-12-02 23:3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