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情结

“总的来说,我父亲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

“尽管他有时一周连续六天喝醉酒并对我施加语言暴力,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终归会有他自己的社交生活,别人让他喝酒他总不能不喝,这便是不给人面子,可视为自绝于人民,不符合人类的正常社交规则。”

“醉酒后人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常识,没有人会对酒鬼的行为记恨。”

“何况,尽管醉酒,他骂我的事情总有一些是正确的,很多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有很大的不足,人做错了事,他人指出,语气不好,也是总可以理解的。”

“再说他是我的父亲,子曰:子不言父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既然是那么伟大的子曰过的,想来总是正确的。”

“这种情况下,我偶有不忿,还或有顶嘴反驳一类,当可视为大不肖,然而时候父亲也未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偶尔过后还温言开导,从此处可知,这绝对不是一个坏人会去做的事情。”

“就拿今天他明知我明天上班还在家打麻将到三点半这件事情来说吧”

“这也绝对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客人来了,主人总应该招待,这是人之常情,客人要打牌,主人断不会不许,扫人兴致,而应欣然相陪,客人不提休息离开,主人断没有罢局逐客的道理,这道理放在哪里都是说的过去的。”

“所以因此吵到我睡眠这件事,绝对不是他刻意想达到的目的,我们知道一件事主观去做跟过失所致,绝对是性质不同的,更何况上面也说过了,这件事符合常情,断然算不上什么‘过失’”

“因此我绝对不可能采纳有些朋友面对类似情况的处理办法,什么出门掀桌,把父亲跟客人暴打一顿这类行为,呵,简直是原始人的行为,暴力,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不文明的么。”

“也有些朋友出过主意,比如可以利用我学过的电路知识,做一个短路插销,往墙上一插,嘭,全跳闸了,一般来说,大家总不会带拿着蜡烛继续打的。”

“但这也有不甚理想的部分,且不说制作一个短路插销需要浪费多少时间跟财力,短路之后又可能烧毁家庭电路,带来直接经济损失,但从这件行为来说,仍然跳脱不出制造环境压力,迫使客人离开,总的来说,还是逐客,这是不体面的。”

“或另有朋友建议,可以在我的房间给父亲发一个短信,大体说明明日上班辛苦,可否略降低打麻将时的声音,以保证睡眠环境。前面说了,父亲自不是坏人,闻弦声必知雅意,看到我这样说,必然会婉言劝客早归休息,或是在言语中暗示,总之可以体面的由客人提出离去,主人反要再三挽留,依依不舍,最终只得遗憾的送走客人,并表示随时欢迎再来。”

“这大约也还算不错的做法,尽管也不算完美,总归还算符合人之常情,也能保证体面。只是打牌的人兴致甚高,尽管短信是发出去了,大概父亲尚未听见,又或是听见了而客人不甚理解,总之在不知何处出了点轻微的问题,也就是说,客人还是没走,主人还在陪他们打麻将。”

“其实这件事真的与他人无关的,你看若是我睡眠素质能更好一点,那么我们自然在何处都能入睡,这本身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怨不得旁人。就此而说,还是不算困,真要是困的话,怎样也是能睡着觉的。”

“问题我们毕竟已经找出比较好的解决办法了不是,现在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它慢慢的产生效果,不可着急,凡事若因着急而采取暴力激进手段,必然无好结果,这是历史经验反复验证告诉我们的。”

“而且这件事说来也有房门太薄,不能隔音的问题,这便绝对不是父亲的责任了,尽管是他的房子,房门却是商人提供的,商人卖出这样薄的房门,诚心导致今日的问题,可以算是罪魁祸首。”

“总结来说,这次的问题是由于商人不讲良心卖出太薄的房门导致的(毕竟除此以外的所有其他事都符合逻辑与常情),尽管间接导致了我无法睡眠,进而影响了明日工作质量问题,却绝对与我父亲无关。”

“在这件事情上我切不可因为短视或是思路不清而仇恨父亲,那是只有青春叛逆期的少年才会犯的错误,父亲负责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家庭,难度非常大,偶有问题也是不可避免的。”

“今后我们应该继续使用上面总结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还要控制自我,绝对不能作出直接打电话给父亲令他难堪甚至当面要他赶客人走这种既无礼又令他左右为难的事情。”

“同时我们应该加强我们自身素质,尽可能使适应在任何环境下睡眠的能力。从内因上解决问题,才是最终极的解决方案。”

“当然我们也可以建议父亲思考一些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父亲总是比我们要更聪明的,比如适度调低家里的温度,以达到让客人坐不住的程度一类的,当然,这绝不是逐客,那是不体面的。”

“最最重要的是绝对不可以与父亲发生暴力冲突,从历史来看,没有父亲就没有我,尽管现在是我拿工资供养父亲,但我们应常怀感恩之心,要回忆在过去父亲是怎样无偿无私的把我们抚养长大,这一点是一定要记清楚的。暴力从来也不能获得好的结果。”

“总而言之,我父亲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


写这篇文章,我并无暗加讽喻,所出剧情大抵来源生活从未高于生活,所以或有巧合务必不应多做联想,何坤阳曾说,文人相较的是谁写的文章更有文采,而非谁能解决问题,我感觉膝盖正中一箭。写文章自古以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大抵脱不出逗人发笑、惹人烦恼、激人痛哭之属,能让人稍作思考,便算得上功德无量,不过这世间,若非以偏概全,没什么道理是能被说明白的,以上趣事,只想说在这世间,凡逻辑、常理、常情之类,大抵不甚靠谱,其荒诞之处,当局者迷,旁观者笑。

2012-01-17 20:0545父亲讽刺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