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车

(一)

我坐末班车回家。

我的住处跟工作的地方恰好在城市的两个方向的尽头,于是我会坐末班车回家。

我是讨厌公交车的,有些理由,但更多的源自一些不可解释的东西。于是我会用文字砌一道墙,把自己牢牢地围在最边角处的座位里,仿佛那是独立于其中的领土。

很多人误解我是性格很好的人,大抵在人前向来温和柔顺不起静电,便以为我是纯棉制品,连微笑都会多给一些。

我自己却是清楚的知道,在这层多年时间努力雕琢出的模版硬壳之后,藏着什么样的野兽。暴躁、冲动、自私、骄傲、狭隘。如果没有影子得掩饰,眼睛足以出卖一切。

这只野兽是真正的我,而非关野兽的牢笼。

我偶尔在我的领土里打量外界,充满警觉,而其实毫无意义,我们都是不值得关注甚至不值得加害的渺小的存在。

(二)

每个人都有构成自己独有的特质,属于我的是毁灭与背叛。

这存在着奇怪的矛盾,我憎恶一切的伤害,但构成我的特质却是毫无疑问的破坏力。

我自己的每一次变化从来都不能源于过去的基础,而是绝对毁灭后的重建。这种刀耕火种的方式让我充满困惑。

我发现我最近在看一些中国当代文学,非常传统的一些小说,那些作家的名字我在五年前就知道,那时候他们意味着抗拒与晦涩,意味着虚假的崇高与既定规则。

然而我努力了数年后,我在静静的阅读他们的文字,突然想到了关于西游记与悟空传的诡异对照,愤怒只属于某一年龄,而后,皈依、背叛、平静,并无想象中的痛苦与激烈,只是突然想到了,又突然忘记了,于是如此。

(三)

ST近来备考,于是我再度变为孤魂野鬼,孤独的几近于哀号。

不是这样的,我并不能真正的感受到孤独的存在,孤独仅存在于时间的切面,在翻页的过程中转瞬而过,而后不可回想,便无烦恼,但只要稍一停留,你会看到它写满了所有的留白间隙,丝毫不给人喘息的空间。

所以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奔跑的如此疯狂,因为不能停,越是强大,越是停不下脚步,于是逐日不休,力竭而死。

为什么无法面对?为什么力量不能更加的宁静安慰,让人欣喜,让人幸福,而是一切以矛盾展现?

没有可以说话的对象,于是在众人中被放逐,这是希腊寓言里的故事,恶毒的令人惊讶,然而毫无一丝虚假。

(四)

我已经开始试探着新的边界了。

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教给过我任何有价值的事情,我只能看,听,暗自揣摩,然后试探。

从未有现在这样被动,拥有着一些东西,奢望着一些东西,同时理智又否定所有的这一切。

我可以看到那些我可以做的事情,足够让我兴奋,但这不足与解决最根源的矛盾,我能做到些什么?

我不知道。

(五)

新的一年到来了,照例,我会有更多的期待,贪婪随力量而成长。

我会奢望与人更深刻的羁绊,我会期待未来任何形式生命的延续,我会想看到更大的世界,我想拥有一些存在的证明。

然后我知道我照例还是会缩在壳子里,照例前进而毫无目标,照例犹疑而迟钝,照例一边喂养野兽一边雕刻面具。

可总是会好的是吧,毕竟是2012 ,传说中毁灭与重生的日子,与我最为相像的时刻,我依旧弱小不堪,依旧贪心而胆怯,可终归相信,一次次的毁灭之后,或许真的会有一些截然不同的东西。

可笑的是,我从来都不是不可知论者,我只能相信我自己可以推导的东西,然而我所拥有的已经越来越多的是不可证实的东西了。于是只好不再思考,任由自己潜意识的行动。

我坐末班车回家,时而遇到最后一班车在我面前开走,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走,思考着星星轨迹或是其他毫无益处的事情,若是没有被黑夜吞噬,我想我终归能走到家。

2011-12-31 13:4157孤独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