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里开花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如下的场景,先是有人介绍的时候多嘴说了一句Y是计算机专家,我赶忙表达自己其实是只个网瘾患者打酱油的,然后对面那位陌生人就会神秘兮兮的把嘴凑过来,“你会翻墙么”

到现在我也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来回答他们,有时候我会告诉他们一些我所知的攀墙工具,有时候我会羞涩地说我也不太熟悉。

这个问题最近碰到的频率似乎略有上升,或许我应该高兴,但我从来也不觉得在墙外溜达的人多了有什么好处,真的,其实我从来都是混墙内的。

我当然知道比如自由那个门或者是带tor办事,事实上我还有一个SSH账户,从未启用过,好象是买Blog空间是赠的。如果不是上半年花朵事件瞎闹腾导致Girl Friend Wall提前升级,搞得她每天都要来那么几次,我大部分时候甚至意识不到它的存在。我也没有玩twitter的习惯,用不到,真的用不到,还真的有些浪费时间,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有能力在140个字以内把道理说明白了,装明白了倒是差不多。

其实主要原因是我懒,我讨厌一切需要绕很多步骤的事情,不过好在这个世界上懒人总是能找到近路。

我其实真的很好奇,那些在墙外的人们,你们看到了什么?墙真的挡住了什么?

大二那年我开始使用Google reader,实习那年开始不得不加个S接着用,到现在,据谷歌说我看了171612篇文章,挺作弊的,也没翻墙,该看到的基本没落下。很难用么?打开网页,或是打开手机,然后看,然后思考,需要那么费事么?

老实说我没觉得墙给网络使用者们创造过多大的麻烦,大部分麻烦是对于网络贡献者们作用的,我的个人Blog享受过三次小黑屋待遇,但想看的你还是可以看得到,不翻墙就可以看得到,只不过我因为处理这些事产生了些经济损失跟心理损失。

墙从没关住过什么人,那些人都是自己把自己关起来了。撒娇,好像装作受害者就不用考虑自己该做什么了,好像有个敌人可以骂自己也就跟着伟大了,有意思么?

有句话说得我挺喜欢,墙没有挡住什么,他只是把有些人隔在外面了。你花钱买VPN用twitter就跟世界紧紧连在一起了?开玩笑,你知道的事情,只不过是另一种迷信或是偏见,如果学不会思考,你所知的一切都是迷信与偏见。

想知道网络界最新的流言?用谷歌实时3秒就能知道,然后呢?就知道了,就没然后了,所以苏特大法官不会用电脑照样可以写出网络界最出名的判例,而你,你知道一切,你什么都不知道。信息没有任何用处,不管是你看了也好,记了也好,收藏打标签每周整理也好,新闻无用,白日之下,无新鲜之事。

最近有些人啊,挺勇敢的,我光是顺着想想就觉得他们挺勇敢的,或许也是我自己吓自己的,看他们挺热情的在那里参选体制内的独立代表。说不上来,总觉得自己是做不来这种事,但看到他们做,总觉得有种能舒一口气的感觉,因为好长好长时间,我看到的,不是疯狂的施暴者就是绝望的犯罪者,我总在想有两种人绝迹了么,那些不偏不倚的冷静思考的人们还有不声不响去做事的人们。好在有些人好像真的睡醒了,也不想再装睡了,开始干活。

干,活。这个词挺有意思的,大多数人就这么活着,然后偶尔有那么个人说,干,活。不觉得很解气的感觉么,如果不觉得很解气,你有没有每天胸闷气短,老不知道活个什么劲好?跟着说一句就好了,干,活。

2011-05-31 23:2037gfw信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