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机

我有一副耳机,同时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我想出售它。

什么时候买的?应该是大二的时候吧,还是去淘宝查了查记录才知道,08年9月1日,跟了我两年半了。

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从威海到了烟台,然后又从烟台回到了济南。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从一个在校学生变成了一个已经跳过一次槽的职场人。不长的时间里,这副耳机见证了我生命中变化最大的一段时间。

当初买它的时候,我花光了我大半个学期积攒的零用钱,窘迫,当时耳机到手的那一霎那,我有一种异常的快感,人生中第一次奢侈品消费,那种感觉难以言喻,有一种跟过去决裂的快意,记得那时构思小说,把想象的主角设定为月薪三千,当时是觉得自己是没什么希望的,然而就在一年不到的时间我就做到了,当然,面对高企的物价半点成就感都没有就是了。现在我每个月的零用钱可以轻松买下它,我可以拥有比它好得多的耳机,但想想看那种把小半年积攒的钱花光的勇气却全然没有了,偶尔我看着它,也在想,这算得上是患难之交吧。

买它是个意外,当时花了接近半年的时间来学习耳机、音响、多媒体相关的一切,最初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听古典乐,然而两年半过去了,我听过的古典乐似乎还是没有超过十张CD。最初看上的也不是它,是KOSS家的A130,然而恰好没货,也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做了决定买它,关于这一点我一直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或许我可以说这就是缘分?它是很冷门的一个品牌的一个很冷门的型号,我想在大陆地区拥有者估计不会超过两位数,即使是放在它那个价位,它也没有任何耀眼之处,流行乐M1跟SR80那都是万年的首选,古典乐也有更出名的DT440,杂食性也比不过K271s,然而两年半过去了,M1跟SR80已经变成M1i跟SR80i了,DT440已经快要停产了,K271s更是再也见不到了,同级的耳机就算还在的也降价100、200搞性价比竞争了,而我去淘宝翻了翻,价格依然没变,死猪不怕热水烫似的摆在那里,万年无人经过。

我跟它的关系一开始就不太好,最初那是典型的冲动消费,东西还没到手就在怀疑自己点购买键的时候是否大脑短路了,耳机到手,黑色,通体塑料人造皮革,朴实无奇,插在笔记本上,那里有什么好的音源喂它,就是笔记本的板载声卡跟自己随身的MP3,它家的东西又本来就是出了名的不好推,第一耳的印象是干枯而嘶哑,仿佛一个衰老的歌姬,或许曾有辉煌,但与现在的她无关,她现在的歌声只能让人感叹时世无常。久了,它似乎也是认了命,知道我拿不出锦衣玉食伺候她,又或许是相互之间的熟悉感,逐渐感觉声音松软下来,不再那么紧张,仿佛我曾经那个面无表情的同桌,冷静的读着唱着,不肯加一丝修饰,毫无保留的告诉我声音原本的样子以及它对我的不满。优点?硬要说的话,真的很舒服,把它戴在头上,轻而又合适,仿佛量身打造,戴很久都不会别扭。德国人的东西也真是皮实,我用东西向来不知爱惜,而它随我辗转三地,不管是在宿舍还是在家里,磕磕碰碰都只是家常便饭,溅上不知名液体也毫不罕见,类如凳子腿压着耳机线猛然站起一类的打击我觉得它都快习惯了,然而现在我看着它,似乎依然是刚来时候的样子,并不见什么美丽,然而亦不见任何伤损,我偶尔玩味的想这就像是某位大家族的小姐被迫下嫁给我这位穷小子,而我既不知爱惜又不懂怜恤,然而她依然不喜不悲,保持着本来的样子。

之后我终于有工资了,我很快升级了我的音源设备,随着水平的提升我也更多的能搞到质量更高的音乐文件,记得那时候,当我换上新声卡的第一天,我打开播放器,听它唱歌,而它,仿佛是被冷落了一生的天才第一次站在舞台的中央,我甚至能感觉得到,那一天,它并非为我而歌,它在为自己唱歌,悠扬而婉转,清冷而骄傲,那是它第一次吃饱饭,虽然它并未有笑容给我看,但我还是感觉得到它那快乐的心情。我似乎重新认识了它,是什么样的声音呢?依然是无光泽的,也并不是透明的,色谱是有一点发灰的白色,肯冷静的告诉你声音本来的样子,却又不是神经质的过度追求真实,声音密度一般,场面控制力也是一般,然而贵在无论什么样的声音都用不夸张的表达,我记得林语堂说“俗就是过火”,而它,贵于此处,无论生么样的声音,你不会见到它有任何一处强调,永远是那样冷漠而又距离的表达,永远不肯被任何东西把情绪带动起来,偶尔当我沉浸于音乐所传递的激情时,我甚至能感觉到它在离我不远之处,嘴角若有若无的讥笑。

然而那时它已不是我最好的回放设备了,那时刚有了钱,不免大手大脚,订了一副小四,那是谁的话来说,小四是极少见能有跟大耳机抗衡的耳塞,单论声音还原的精准与控制力,真的是很厉害,同样是清冷,小四却能溶入隐约可察的热情。它跟小四相比,不免又被比了下去。本来,在中低档耳机这个领域,想全面就意味着毫无出彩之处,跟中高档相比,素质比不上,特点又没有,真的是没得比,选择这种定位,确实是有些愚蠢了。

所以之前有好几次我都想把它卖掉,两年的时间,已经有不少更符合我最初设想的耳机出现,而我的手头又很宽松,可以升级了,我偶尔又会去翻看耳机论坛的帖子,想象着那些更好的更贵的声音,然而到了晚上,回到宿舍,依然会带上它,听那些古老的流行乐,听《glee》,听极少数我听得懂的那几张古典乐。它依然是那么唱着,不会特别卖力,也不会有过多的谄媚,好让我把它留下来,依然是那么不冷不热的唱着。

前几天手头有些紧了,突然又想起它,手边又有相机,拍张照片,写篇软文,发到论坛上,不怎么难我就能卖掉它,之后我可以选择一些更好的,更适合我的,更能让我感到快乐的。可以么?我看了看它,在桌角,晒着太阳,落了点灰尘,还是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似乎毫不为它的未来担心。我突然想起当年在耳机论坛疯狂看旧帖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一个帖子,楼主问大家跟随大家最久的耳机是哪一副,有多少年了?我当时在想,或许我的耳机可以跟我十年二十年一辈子吧。现在,我看着它,又想起这个问题,我问我自己,它,在我极窘迫时与我相识相随,看着我一点一点的从男孩变成男人,跟着我在山东半岛上转了一大圈,然后,回到我的家乡,在我已经毫不在乎就可以买一副比它好得多的耳机的时候,我问我自己,现在,我选择卖掉它,或许不能这么说,也只不过是好合好分,反正我一直也不曾爱惜过它,反正随便什么人对它也不会比我更差了,反正它一定也不喜欢我,反正……

我说不下去了,总觉得自己好像很混蛋的样子,虽然毫无理由。我想,尽管我还是不懂怜香惜玉,姑且,还是让它再在我家委屈几年吧。

2011-04-24 21:2140耳机QP200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