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李毕崖家吵架了”

“听说……李毕崖家吵架了”

“谁?”

“李毕崖家,咱单元四楼那一家,听说,吵得还挺凶的,听说之前他们当家的好吃懒做,还耍酒疯……”

“跟你有关系么?”

“可是……”

“我问跟你有关系么?”

“咱都是一楼的,都算是邻居。”

“他家每月跟你发工资么?”

“……”

“那他家说你给调解好的话给你每月发工资么?”

“你胡说什么呢”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自己家还吃不饱饭呢,有这心思不如关心一下店里的生意。”

“可是……”

“没啥可是,人家的家事,你管的着么?”

* * *

“听说……李毕崖家打起来了。”

“谁?”

“李毕崖家,咱单元四楼那一家,听说他们当家的好吃懒做,还爱耍酒疯。……”

“扔东西了么?”

“什么?”

“我问他们家打架往外扔东西了么?”

“听邻居说好像没有吧”

“那你关心个什么劲啊,要扔东西的话,咱最近缺点家俱,有没摔坏的捡回来咱用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贪小便宜啊。”

“小便宜?我那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呦,还拽起来了。”

“那是,咱就是有文化,哎对了,要是没扔东西的话,你最近走他那就避着点,别人家打架再误伤咱。”

“哎,你这人能不能有点爱心啊。”

“爱心?几块钱一斤?是煎着吃好吃还是煮着吃好吃?开玩笑……你关心就是有爱心啦,你关心他们家就不打架了,你关心他们当家的就不好吃懒做不耍酒疯啦。”

“可是……”

“再说,你怎么知道他们家打架啦,你看见了还是听见了?”

“邻居们都说……”

“都说?他们都怎么说?他们还都说买碘盐防辐射呢,你去排队抢碘盐啊。”

“……”

“告诉你啦,没事别关心这些有的没的,我又没好吃懒做,我又没经常耍酒疯,那你害怕什么,这种事还提前积累斗争经验么。”

“也不是啦,可是他老婆跟孩子都好可怜。”

“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又不是他家人,你怎么知道不是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你怎么知道不是他老婆打他老公啦?”

“怎么看都不会吧,他老婆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

“你又没看到,你怎么知道的。”

“不管怎么说,他家孩子总是无辜的啊。”

“那你想给他家养那俩孩子?咱是有这功夫还是有这钱?咱家的孩子就不可怜了?都这么大了还没能找着学前班呢。”

“唉……反正你就是有理就是了……”

* * *

“你可回来了,出大事了。”

“什么事?咱家商店遭贼了?”

“不是,李毕崖家又打起来了,听说他们当家的发疯了,不但拿刀要砍了他老婆,连他孩子都不放过,听说他还找了些社会上的朋友来砸……”

“你看见啦?”

“没啊,下午我不在,咱楼下梅大姨跟应大哥说的。”

“哼,那就不一定是真的。”

“为啥?”

“你不知道,那个梅大妈看上李家门前那块空地好久了,想用来放蜂窝,李家当家的不让,以前经常吵,梅大妈肯定是怀恨故意这么说。”

“那应大哥呢?”

“那你就更不知道了,那人是个流氓,看上李家媳妇好久了,我怀疑这次的事就是他惹的。”

“可是人家都不怎么说……”

“你信我就是啦。”

“可是咱小区都说……”

“你跟咱小区每个人都聊过啦?还咱小区都说……咱小区就没几个说话有准的。”

“可是人家德高望重的毕大叔跟习大叔都说了……”

“哼,那两个老头,平常看着多正直呢多厉害呢,咱家上次车被人刮了他们是怎么说的来?‘没看见,咱小区肯定没人故意想这么做,一定是哪家的车不小心’哼,我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楼下梅家的车撞的。”

“唉……你这人怎么这么偏激呢,不管怎么说,咱要不要去看看?”

“看什么?那是人家的家事,跟你没关系,再说,还不知道真实情况是怎么样呢。”

“可是万一要是真的……”

“万一要是真的就更不能去啦,你都说了,都动刀子了,万一被误伤,那多不划算啊。”

“可是他家那俩小孩……你老爷子以前不是跟那家原来关系还挺近么?”

“那是以前,咱家穷,在小区里老被人家找着茬欺负,得找几家凶的认识,其他的才不敢惹了,现在?谁喜欢跟他家来往啊。”

“可是他家那俩小孩……”

“唉,也该着他俩倒霉,咱小区的民警又都是个摆设,反正这事咱不能管。”

* * *

“哎,我刚听说,咱小区好几家的人组织着去李家把他们家男的绑起来了。”

“哼,这些人,打着正义的幌子,谁知道是不是去他家偷家具去了。”

“哎你怎么这么说,人家是去救人的啊。而且是居委会集体决定的啊,你刚才不也没反对么。”

“那居委会就是他们梅家开得,同不同意都一样,他们梅家这次保准借这个机会把那块地占下放蜂窝,你等着看吧。”

“可是这次人家梅家都说了只是去帮把手,不乱掺和了。”

“他们梅家也就是嘴上说。”

“可是再怎么说,这都要出人命了。不能不去看了啊。”

“我再说一遍,你看见出人命啦?还不知道是谁动的刀子呢,保不齐这事就是他们梅家造的谣,估计鼓动大家去李家捣乱,他家好占小便宜。”

“……”

“哼刚才居委会上大家也只是说不让他家男的再打人了,结果现在可倒好,都把人绑起来了,弄不好还准备上私刑。”

“那是他家男的耍横又不讲理……”

“在耍横,也是他自己家的事,用着别家人操心么。”

“人命关天的事,那还分你家我家的。”

“人命关天,人命关天的事多啦,怎么没看他们事事都这么上心?依我看,就是想趁乱偷家具。”

…………

“呃……我演不下去了,你演这角色太畜生了,再演我就想拿刀砍你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