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工作日

今天早晨醒来时,我依旧困的不得了,但我还是尽量快的穿上衣服出门,这是我的最后工作日,我不想迟到。

我经常会假想某一种场景,以防止我真正遇到某种场景时措手不及,我实在是个很迟钝的家伙,不过我似乎从没假想过我的最后工作日,我如同之前五百多天做的一样,睡不醒就起床,匆匆忙忙的吃早饭,步行去上班。

大约一年前我曾经猛然间像睡醒了一样发现,哦,原来我已经不是个学生,我已经开始工作了,这时候我似乎已经开始工作了接近一年了,我试图重新去思考这个过程,但我发现我没有什么变化,嗯,我见过很多人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我没怎么变,这一点我可以确认,因为我从未将现在在做的工作当作主业,我只不过需要某一件事,某一件不会太难但比较耗时间又能赚钱的事做。这跟我上学时实际没有任何差别,我上学并非我需要听课来学习,好像在我高二以后我的老师就只能起到监督的作用了,我一直在自学,我只不过需要某一件事来占用我的一些时间,好让我觉得时间紧迫,努力利用剩下的时间。

在办公室里我做着做了将近三百天的事,不能说完全一样,却毫无不同的事。这样很差劲,我知道的,如果我是雇主我大概会解雇我自己,这家伙太差劲了。但我居然还是这么一遍一遍的做着,我想起了《凉宫》里那个永无止尽循环了一万五千五百二十五次的八月,我亲眼看着那五个人跟我这个观众一起一点一点的变得狂躁,毫无理由的狂躁,我们都没有察觉到,似乎只少个长门给我们来计数而已。

有时我想出了一个借口,我不可能在这里长久的呆下去,总会有这么一天,我会突然用一个简直会令所有人惊讶的理由辞职。所以,我干嘛这么认真,是么?呵呵,连自己都骗不过去啊,因为就算是回去,在家乡,在一个有前途的公司里,毫无后顾之忧的工作,大概不超过两年,我一样会变得懈怠,如同现在一样,除非,除非像之前那样,把鲨鱼养在游泳池里,每天用蔬菜喂我,我才能,像之前那样,突然间变得面目狰狞的嗜血。

说到底不过是懒,说到底不过是没压力,或者说,装作没有压力,连自己都骗过去。白天时设想着未来,完全与“前途”无关,我想着,买一辆自行车,每周六背着书包出门,在省图的自习室读一天书,关掉手机,爱谁谁。这么看来,怎么都觉得,自己在精神上还没毕业的样子,不过这到底算好事还是问题?

我想我大概一辈子都学不会敬业了,我工作似乎只有两个理由,一是怕饿死,二是怕时间太多我无聊。之前跟T讨论这个问题,我说我最享受的莫过在朝八晚五的生活里某一天突然装病请假,那种快乐,莫可言道,时间也是偷来的最是舒服。若是真的让我自己安排时间不用坐班了,我大概反而会无聊空虚堕落,吃糖吃多了不止会蛀牙,还会恶心。

没学会负责,大概活该会没人爱,活得太自在了,终归还是要往回寻找依凭,我跟T一致同意我的全部问题可以通过找一个女友来解决,学着关心他人,学着负起责任,学着妥协,学着讲蹩脚的笑话,学着记住他人的生日,学着以别人的快乐来交换自己的快乐。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看着办公室的诸位,各有所执,看似独我自在,其实,不过是没长大而已。我默默的收拾着私人物品,默默的说,再见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再见了,我成年前最后的一场美梦。

2011-01-25 21:3635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