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该

我说了,对节日,我一向是没啥好感的,我嫌麻烦,我身边的大多数人没啥真正的娱乐精神,却又不懂得人类需要休息这一真理,所以大多数时候节日是一个灾难。

这其中的巅峰是春节,仅次于春节的是圣诞节,没错,圣诞节。

要说其实国内正儿八经参加这个耶稣诞生纪念日庆祝也没几年,我记得初中那会,很多人还搞不太清圣诞节是哪一天,要么怎么说中国发展速度快呢,没几年,满大街卖水果的小贩都知道12月24日的苹果好卖了。

要说这一天实在不怎么适合大举庆祝的,时值天气接近最冷而大家有还没完全适应最冷温度的分割点,满街都是没有信仰只想狂欢的盲目者,学校的学生接近年终考,公司的民工们要做年终结盘,离元旦太近,离春节又太远,官方没假,怎么看都有点死了都要玩的意味。

请原谅我上面语带怨恨的口气,那实在是被人逼出来的,幸福的节日多种多样,不幸的节日却都是一副倒霉催的模样。

哦,哦,我都记得,每年我都印象很深,前年还在学校,参加了那个不伦不类的圣诞舞会,跟一个我不喜欢也不熟的女孩子跳了几小时的舞,然后偷偷溜走,在舞会结束前偷偷溜走,一个人到湖边,傻逼似的带着耳机跑步参观情侣们自虐。

去年?那年平安夜我在工作,夜班,6×12小时的周工作量,那一晚上民工我边做苦力边在思考,要不要把车间炸掉呢,要不要呢,其实也不难吧,改几个参数而已,要不要回去研究一下……

哦,我每年都认为,这是最糟糕的了,不会再差劲了,不过每年我都能感受到命运之神的想象力比我的好很多,就拿今年来说吧,直到最后一刻我被通知,部门的年终聚会改为平安夜了,ok,不过是吃饭,能怎么样,在差劲也不会比去年做苦力要好吧。

然后我知错了,这是何等幼稚的想法啊,现是因为我坐的车莫名其妙的走错路,导致到达饭店的时候是最后一批,真能跟领导们一桌吃饭,呵呵,有经验的人已经有些预感了吧,没错,只能装胃口不好不能吃菜,却要傻逼呼呼的一杯一杯的被灌酒,要知道,我哪里会喝酒呢,然而,没经验啊,有经验如课长直接带着一堆胃药去,见人劝酒就拎出来给他看看,一桌子,是个人都比我高半级,人人都是大爷,不喝看不起他,你大爷的就好象我喝了就看得起你们一样。

呃,这就算完了?呵呵,哪里,这只是开始,当我终于硬撑着下了酒桌,领导发话,不准走,去k歌,于是……有了以下对话:

“老大,您看我明天还得加班,能不能早回去啊”

“我也要加班啊,没事,不会太晚的”(靠,当我不知道您周六加班上午教育训练去睡觉啊……)

“可是回去晚了,没有车哎。”

“没关系,没关系,一起打车么,报销的。”

“那我九点就走哈,宿舍太晚回去警卫会罗嗦的。”

“ok,ok,有几个住宿舍的呢,你们一起走就好啦。”

好吧,然后去了那家该死的ktv,然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都high了起来,从八点唱到十一点半,各种网络民俗流行乐,各种五十年前主流流行乐,各种凶恶伴舞,各种最大音量破音没拍跑调。呃,到现在,只要一回想,脑子都会反射性的嗡嗡的谐振起来。

我坐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手机,我在想,我未免也太不合群了一点,想想看,我总得有些什么大众一点的爱好吧,于是扳着指头数,动漫、古典乐、读书、长跑、网络观察、信息收集……呵呵呵,我简直要笑出声来了,这些哪一条适合大众娱乐啊。想到这一点我实在太娱乐了,以至于连胃都没那么涨了。

好吧,我得说,我日常抱怨的一切都是活该,活该你没女友,活该你不加薪,活该你做宅男,活该你没人理。自己放开点,什么都会有的,只要能忍受那些半年前就看过两遍以上的过期网络笑话,只要能忍受那些一年看不到四本书的人们,只要能忍受那些让人听了想把原作者杀掉的网络流行乐,只要可以和他们讨论那些完全有价格没价值的可笑话题,一切都会有的。

我决定明年圣诞节装病,我想,无论如何,希望那天所有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可爱人们,非诚勿扰,让我自个活该去吧。

2011-01-08 12:3433个人存盘点圣诞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