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的重生日

暴雪的下班路上,一个青年被撞死了。

“喂,就不能通融一点么?我明天过生日啊,多让我活一天成不成?”他死之前如是说着。

“你确定?”

于是,似乎他能多活一天了。

他看了看,路上既没有夸张的鲜血,也没有黑色的刹车痕,或许只是刚刚走神了一下也说不定。

但谁又敢赌呢?弄不好这真的是最后一日了,谁又输得起呢?

可是最后一日又能怎么样?接下来该做什么?

他边想着边走着,雪还在下,似乎越来越大了。

回到宿舍,依旧是第一个到达的,被撞死又活过来,结果还是我走的最快,你们也太不给力了吧。

习惯性的点开电脑的电源,然而自己却在发愣,还剩一天了,我还要玩电脑么?应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吧,那么什么是更重要的事呢?

回去见一下父母?大概来不及了,远在外乡,回家只怕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把死之前的大部分时间花在长途车上?太扯了,何况见到了又该做什么?告诉他们,我就要死了?

这么想着,还是先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她还是习惯性的先挂断再打回来,“我的电话公司给报销一半”,也没什么可说的,家门口又修路修得不通车了,姥爷最近身体还行,我这边也还好,老板蛮器重的,不过我准备辞职回乡了,电脑又有新问题了,没事,快过年了你凑合一下我回去修,我身体很好,我身体也没问题,记得好好吃饭,冬天了注意胃,多穿衣服,我知道了,您老也别这么拼了,上班什么的就是图个事做着,一把年纪了还准备退休干到财务经理么。闲扯着,也不知道说到哪,就挂了。

挂了电话,他看着桌面的登录界面,密码tobeornottobe,真是讽刺啊。

顺手先打开foobar2000先放着音乐,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谁的歌,他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你确定?”他开始不太确定了。

舍友们逐渐回来了,有的在看非诚勿扰,有的玩网游,也有的在看人民网。照理,我该打开Google reader看文章,顺带看一眼校内,再有时间就看看饭否。要不然我开电脑还能做什么呢?玩游戏?看动漫?也没有几件事可以做。

Google Reader里还有1000+的文章没看完,校内里还有十几个好友申请一直晾着,可哪有精神搭理他们呢。一直觉得电脑是生命的一部分,但现在生命马上就没了,电脑怎么处理呢?

还有些什么没完成的愿望么?似乎有不少,几个小说都只开了个头,橱里有不少连看都没看的书,可做什么是来得及的?

或许可以去说那句“I love you”,如果现在就要死的话大概知道该跟谁去说,之前一直不确定,既不确定是不是够格说,也不确定是不是值得说,但最后之前,大概也只有跟她说。

拿出手机,很早之前就骗到了她的号码,绝对不着痕迹,他记得那个计划他策划了一整晚,号码却从未用过。这是她的手机号,不知换了没有,在国外,现在是几点?打过去会不会在睡觉,该怎么说?是直白的说完就挂掉,还是把早已想好的完整情诗腹稿背给她听?

何必去烦她,人家自快快乐乐的活着,你本来已经死了,你对于她来讲其实已经死了多年了吧,一个人若在记忆中被埋在土里,不需多久就会死的吧。

那么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对了,有两个很好的朋友,那种所谓过命的交情吧,那应该告诉他们,不想打电话,这太不正式了,应该写信。他珍藏着几个看着很舒服的信封,还有一本很有质感的信纸,还有一瓶好长时间都没开封的墨水。然而他却发现他已经不用钢笔很久了。

他告诉第一个朋友,可能,在他死之前他还死过一次,我知道你不理解,他写道,我知道你脑子一向想象力不足,所知的又有限,但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跟你说,在精神上其实咱们没法交谈,你实在太浅薄,思想又固执,咱们在一块其实大多都是鸡同鸭讲。但咱们确实是最好的朋友,我常常想着,那天肯定是你先死,到时候,我也不哭,我到你坟上去,等人走干净了,拿出瓶酒来,咱好好的边喝边聊。那知道居然反了,我只想说,别的咱们不说,相互之间那真的是知根知底,我们对对方的了解比对自己都清楚,你知道我,我这人喜静,喜独,真要是非有声音,笑比哭好,哭比说好,真到我葬礼上,能别哭就别哭,真要想笑,千万别忍着,我试过,真挺难受的。最后我想说一句实话,你女朋友真挺难看的。

他接着写给第二个朋友,我这辈子大概只能遇到你这一个人,一个人一辈子这样的朋友也就只能有一个,咱们这几年时离时疏,或吵或闹,像对手更胜过朋友,我们互相看得起,又互相看不起,我想不到谁死大概是永远分不出胜负来了。现在我先死了,此生你想光明正大胜过我的机会是没有了,你将来肯定思想能修炼的越来越强大,可你再也不能胜过我。你说我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太奇怪了,从喜好的领域到相互的修习方式,一切都不一样,我看你的小说,全是虚妄,你读我的随笔,尽是陋文。可那又怎么样,你大概有几十年的时间来试一下,看看世界上看有没有与我一样跟你在思想上最接近的人,我们分别从山峰的两侧登顶,可是几年来到达的高度却似乎谁也甩不开谁。有一天你真的登顶了,大概会因此而烦恼一小下吧。还有,去追吧,你的公主,我已经没戏了,却不忍心看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一个人比我还shy,拜托,试试看吧,成了算你的,不成算我的。不管怎么说,我留下的书与笔记本都归你了,或许这样你能认真的听我说话,你我认识以来,我不再寂寞,我走之后,祝你好运。

信纸还有剩,他想写一封情书,寄不寄的出去已经无所谓了,这件事大概是必须做的。但写什么?他一直幻想着沈从文的故事能发生在他身上,如果有时间大概他真的可以写一千封情书,会么?他倒反而不确定了,若是能写,他大概早就写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真的喜欢她,他只是需要一个憧憬的对象,要不然他就无法面对一个结果,他出生以来的二十多年,从未爱过一个人。

舍友把灯关了,他们明天还要上班,我大概是不会去了,或许我会去请假,这不是我最爱的么?形式大于内容的行为。

他想起大概明天可以出去疯狂花钱,可又有什么好买的呢?真的买到有哪有时间去玩去用呢?这个贫乏的小城市,又有什么是能让人兴奋的消费呢。

他默默的更新了他那永远都没人看的博客,他觉得这大概是他能最好的唯一一件事了。写完,他打开一部刚下好的动画片,慢慢地看,吃着零食,他突然想到,这时候,大概已经可以死了。

2011-01-08 12:3355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