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与假期

我们总是喜欢理所当然,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多思考一点我们日常的理所当然是很有益处的,比如,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休周末的?

这个问题是在一个无聊的周末被我突然想起来的,沿着这条思路想下去,很多问题豁然开朗。

传统的中国人是没有礼拜日的概念的,因为这是基督教传统。

对比古代的东西方人,我们每年要多不下五十天工作日,我在想,没准这是破解李约瑟难题的突破点。

于是我顺利揭开了另一个难题,为啥我从小就不喜欢过节。

这跟大多数小孩似乎不太一样,如果我没记错,在脱离小学时代以后我就一点也不喜欢过节了,连带的连放假也不怎么喜欢。

我嫌累。

其实我觉得中文词汇量大是好事,但词义之间模糊相近就不太好了,一个例子就是节日与假日这两个词。

我觉得这几乎是一个典型的东西方不同的概念,在中国,我们学会放假的日子不超过两百年,而西方人已经歇了一千年以上的周日了。所以其实我们是不怎么会放假的,我们只会过节。

这是截然不同的,放假是尽可能取消一切可能产生疲劳的行为,休息。而过节,是庆祝,是纪念,不管是什么,是要出力的。

于是,在中国文化西化改革后,我们突然间有几十个工作日被空出来了,而我们对日子的处理之前只有两种,工作日或节日,既然不是工作日了,那就当节日来处理。

这么说不是没证据的,简单举例,你总会在假期听到有人说,放了假做什么呢?

我没见过几个学会不做什么的人。在我看来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的习惯是所有工作日都往严肃规律的方向搞,所有的假期都往盛大热烈的方向搞,真是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伟大无产阶级精神啊。

这几年我一直在学着放假,习惯了拿假日当节日过,想改回来不那么容易,不止是玩这么简单的,而是要切换状态,这才是放假。

可惜的是,大多数人不这么认为,大多数时候就算我想放假,他们也非得给我搞个节日过,等我拖拖沓沓穿着宅装出了门,眯着眼挂着耳机一副万年睡不醒的样,又都嫌我扫兴了,早干嘛去了

2011-01-08 12:2943个人存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