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

该来的终会来,那天早晨,接到电话,没有感觉哀伤,生之不易,老人艰难一生,晚来忧病交加,这时走了,未必不是好事,我只是莫名惶恐,有如十八岁的那一夜,忽然发现,我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了。

“何妨吟啸且徐行”

请假,收拾行装上路。这条归途我太过熟悉,熟悉到几乎在记忆中留下重影,莫名吵闹的车上电影与每年见两次的高速路休息区。尤其是后者,我对这个高速公路休息区有着莫名的感情,我常常不这边的构思着关于它的爱情故事,每年二十分钟的停留,永远都在变化的人们与永远都不变的布局,这绝对是最浪漫的故事。

“竹杖芒鞋轻胜马”

总觉着自己善行路,少年总归是向往远方,但踏上归途,其实难走的多。常常想着,若有机会,骑行回家,也没有远到不可接受。我恐怕终生都会讨厌所有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产物,靠毁灭来获取力量这是多么傻的想法。但自行车,这大概是世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了。又不知想到哪里去了,说到底,精力过剩罢了。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对于生死之事,说怕不怕对我来讲还太早了,不知者不畏,我没法理解这件事,超出了我思考范围之外,所以我在葬礼上总是无法让自己哀伤,我仿佛只是看到一棵树落下了一片叶子,但现在已经是冬天,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呢?回去那天大风,气温骤降,然而两日之后温度又悄然回升,我们在咒骂着寒冷的冬天,然而冬天何尝不想花开鸟鸣,但终要有那么段时间,没有那一段的彻骨的寒冷,我们又怎么会珍惜春天那吝啬的青芽。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

家里终归是那个样子,人人都在给我描绘那个最美的场景,但这杯美酒我喝不下,抱歉,我看过地狱,怎么还相信我们残缺的身躯还可以长出翅膀飞上天堂,我倒是蛮希望那些好心人都去吹吹这料峭的寒风,清醒一下,你真以为这个世界那么简单么?真的以为有些事就如同童话书一般的美好?我不敢随便插嘴别人的事,因为我自家的教训告诉我,没真挨过刀子的人,大多都说不怕疼的。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到母亲的小屋总是像偷来的快乐,美好的不太真实,人世艰辛,但总有归去之处,我知道幸福,因为我不幸福太久了,那绝境中的一滴蜂蜜从来救不得命,但好歹让我回味一秒钟,一秒钟就好,太久了反而转为酸涩,那一百日的艰辛只为这一秒钟的甜蜜,这大概就是生活的秘密吧。

“回首向来萧瑟处”

收拾翻看着老宅的杂物,每一样东西上都沾满灰尘,蒙上一层淡灰的色调,然而我找不到太多我的过去,或是别人的过去,大家都走得太艰难,也太匆忙,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大概就是促使我写字的原因,我的记性太差,而又不想空袖而归,到有一天,真的是除了回忆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终归还想留下些依凭。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到底还是要走,无论明天怎样,无论现在到底多么寒冷,终归各有各的轨迹。开心也是一天,伤心也是一天,不妨多笑笑,走的终归是轻松些。无论如何,老人请一路走好,我也一路走好。

2011-01-08 11:5229个人存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