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5, 2015

路径研究(一)

在写下第一行字的时候我还在考虑,今天是照原计划写点干货呢,还是没事找事的说说我怎么花了半小时去找三里屯优衣库不雅视频呢。

不过算了,作为测试,我来谈谈最近一年来在翻墙方面的测试研究吧。

这两三年来,一方面技术在进步,不管是墙的哪边都是日新月异,另一方面手机变得越来越重要,需要考虑的翻墙模式变得更复杂。

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服务商刨除掉老旧不可用的途径大体提供四大类有价值的服务:

1 基于pac的中转代理

2 思科的anyconnect VPN

3 shadowsocks 代理

4 各类小众私有协议代理服务

在基于不同环境下,这些服务很难说有哪一个可以吃遍天下的,这也是我这一年来浪费......

July 14, 2015

松弛

忘记什么时候了,跟人说,所谓坚持应该不是一种紧张的状态,而是松弛的,缓慢的,是那种几个月几年后想起来,接着做,毫无滞涩,大概是这种感觉。

前两天跟猫猫躺着聊天,我跟她说,我觉得我以前的日子都挺好,读书的时候,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跑的满身是汗挺好,在海边的时候,溜溜达达走在酒庄外面的国道上也挺好,住郊外的时候,只穿内裤站在窗口看外面满目的荒草也是好的不得了,你看现在我每天焦虑的不得了,其实过上一年,也还是觉得挺好。

这跟我以前很不一样,现在我已经搞不大清楚当时是怎么想的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不后悔是挺重要的一件事,但当时的理解好像也有点偏颇。这一两年来,不知道是不是认识了猫猫,我似乎越来越......

December 29, 2013

谢年

我从没想象过分手的样子。

不再想跟她说话,换掉手机号码,不再见面,删掉一切跟她有关的文字,把一切有关的物品都扔掉,花所有的钱买一张票,到达地球的相对端,坐上航天飞机抵达火星,这一切,都是合理的想法。

但更合理的答案是,我从没爱过任何人。

我不想用“定义”来模糊某些说法,我总以为所有门都有钥匙,但却没想过没有门的情况。

微笑,梳妆整洁,深邃的眼神,合式的衣装,恰到好处的世故,必须的能力,共情,宽容……狗屎,嗯,虽然早就想试一试这么截断自己,但果然还是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做到。

当我试图找到任何合理性的时候,就是世界末日,我从一开始就正确,这并不影响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当画面静默下来,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