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研究(一)

在写下第一行字的时候我还在考虑,今天是照原计划写点干货呢,还是没事找事的说说我怎么花了半小时去找三里屯优衣库不雅视频呢。

不过算了,作为测试,我来谈谈最近一年来在翻墙方面的测试研究吧。

这两三年来,一方面技术在进步,不管是墙的哪边都是日新月异,另一方面手机变得越来越重要,需要考虑的翻墙模式变得更复杂。

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服务商刨除掉老旧不可用的途径大体提供四大类有价值的服务:......

松弛

忘记什么时候了,跟人说,所谓坚持应该不是一种紧张的状态,而是松弛的,缓慢的,是那种几个月几年后想起来,接着做,毫无滞涩,大概是这种感觉。

前两天跟猫猫躺着聊天,我跟她说,我觉得我以前的日子都挺好,读书的时候,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跑的满身是汗挺好,在海边的时候,溜溜达达走在酒庄外面的国道上也挺好,住郊外的时候,只穿内裤站在窗口看外面满目的荒草也是好的不得了,你看现在我每天焦虑的不得了,其实过上......

谢年

我从没想象过分手的样子。

不再想跟她说话,换掉手机号码,不再见面,删掉一切跟她有关的文字,把一切有关的物品都扔掉,花所有的钱买一张票,到达地球的相对端,坐上航天飞机抵达火星,这一切,都是合理的想法。

但更合理的答案是,我从没爱过任何人。

我不想用“定义”来模糊某些说法,我总以为所有门都有钥匙,但却没想过没有门的情况。

微笑,梳妆整洁,深邃的眼神,合式的衣装,恰到好处......

晚安,姑娘

当我再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猫猫姑娘看起来好看多了。

在这之前,我洗了个澡,然后在稍有点冷的屋里睡了个迟到的午觉,不得不说刚刚洗完澡稍微有点冷的状态实在是适合睡觉,所以我一个小时后自然醒来反而变得很奇怪,我以为我会睡更久的。

让我惊讶的是我一直期待看到却一直没能从猫猫姑娘脸上看到疲惫的表情。她始终处在一种奇异的安稳状态,这让我有一种想要打破它的冲动,从见面的第一分钟开始。可无论是超......

《高观点下的初等数学》

想想已经是两年以前的事了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当时整天犹豫彷徨,家里召唤,自己心里也没底。每天下班,在能把人冻硬的烟台郊外,溜达这走着回住处,边走边想,想着未来会怎样。那时候是个月光族,工作也没压力,心态上也放松的很,天高皇帝远,家里人也烦不到我,什么都好。唯独一点,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我的未来。

回去会好点?有正经住处了就可以放开买书了,也可以买辆自行车出去玩了,家里介绍的工作发展空间能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