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8, 2011

柏拉图式婚礼

今天早上,民工一进办公室,看见大家幸灾乐祸似的看着我,我顿时觉得不对劲,难道我利用加班时间看闲书的事被发现了?一低头,赫然一张婚宴请帖,唉,人在江湖飘,早晚要挨刀啊。

照例人生的第一次都要庆祝一下,第一次接这红色罚单,我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对新人呢,女方我可以说完全不认识,男方呢,我也只能说我认识,我认识的意思是我看到他的时候我能记起他的名字,不见面的时候就不保证了。

实话说我从小就对婚礼这事没啥好感,印象中就记着参加小姨的婚礼,喧闹、哭泣、嘈杂、混乱、烟熏、酒臭、还有充斥其中的恶劣玩笑,能让我产生负面情绪的事情快凑齐了,从那时起我对婚礼产生了第一个定义,这就好比游戏的终关,不把主角折腾......

January 08, 2011

节日与假期

我们总是喜欢理所当然,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多思考一点我们日常的理所当然是很有益处的,比如,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休周末的?

这个问题是在一个无聊的周末被我突然想起来的,沿着这条思路想下去,很多问题豁然开朗。

传统的中国人是没有礼拜日的概念的,因为这是基督教传统。

对比古代的东西方人,我们每年要多不下五十天工作日,我在想,没准这是破解李约瑟难题的突破点。

于是我顺利揭开了另一个难题,为啥我从小就不喜欢过节。

这跟大多数小孩似乎不太一样,如果我没记错,在脱离小学时代以后我就一点也不喜欢过节了,连带的连放假也不怎么喜欢。

我嫌累。

其实我觉得中文词汇量大是好事,但词义之间模糊相近就不太......

January 08, 2011

我的团长她的团

曾经我听说过一本书,《红色笔记本》,里面写满了人间的种种意外,种种万分之一可能性的事件,与之对应的,这些事件的影响力与其赔率都是相对的,永远是一赔一万以上的。

当我思考我的人生有没有这么一个“红色笔记”时,我猛然间想到一个东西,说影响人生那是胡扯,我才多大岁数,后面的事还说不准呢。但就目前来看,确实很多东西因它改变。

它是一张盗版碟,自科技市场的黑市商人手中淘来,DVD材质,内容是《凉宫春日的忧郁》,准确说是华盟翻译的特别吐槽版清晰度为720p x264编码 以mkv为格式容器的《凉宫春日的忧郁》前十四集。

现在我完全想不起我当时为什么买它了,当时还不是团长大人最火的时候,当时我的银饷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