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 2011

见鬼

读书是件碰运气的事情,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小的,不过是浪费了钱财买了本名不副实的书,或是白捡了便宜,花了顿饭钱买到了能读一辈子的书,往大了说,还不排除你可能被某本书摄住了灵魂,做了它的奴隶,几年几十年逃不出它的牢笼,或是干脆被他改了性子,洗了脑子,再也变不回原来的自己。

我是自有了收入,便一直有按比例把一部分工资换成书的习惯,无他,这是笔好买卖,现在大概是几十年几百年以来对读书人最友好的时代了,书价未免太过便宜,尽管还是有些东西是上面不让你看的,但最好的那些,已经没有看不到了。但这件事也并非总是能让人满足,一来近年来读书速度渐慢,居然渐渐赶不上买书的速度了,简直是岂有此理。另一方面,所谓贪......

August 05, 2011

生活的意外

我想可能很多有一点文学梦想的人看到《鸟,看到我了》的时候,或许会跟我一样不自然地撇撇嘴,心中暗想,若是我经历过相同的生活,我也可以写出同样精彩的故事。

但我想所有这样做的人也都会明白,这是一个谎言。我们缺少的不是精彩的生活,而是足够敏感的心灵,足够锐利的眼睛。

阿乙的故事其实都很简单,如同警局里封藏的档案,细密的描述着故事一切的细节,偏僻的县城,不甘心的青年,麻木枯死的中年,你仿佛能看到那种城市里看不到的阳光,无知无觉又无处不在的照下来,所有人都变得懒散,极少数的人变得愤怒。

我想每个人都注意到他每个故事都是荒谬的,仿佛荒谬就是生活本身。你可以平淡的接受他描述的生活,但你很难接受这种不断......

July 22, 2011

那些艺术家们不负责的事情

亲爱的ST:

这封信是写给你的,主要是关于我近几天看过一本书的一些胡思乱想,写给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其中的内容恰好跟我们最近讨论的话题相符,又或者说,毛姆给我的一些问题提供了一些他的结论。

《月亮与六便士》是毛姆很出名的一本小说,呃,文艺青年们的挚爱,这一点,我看了不多页数就明白了,光是想想这本小说的故事梗概就足以让他们爱上这本书,一个中年人抛弃稳定的生活去追求艺术,最终孤独悲惨的死在荒岛上,而在他的死后,他被认为是天才。不过,你我都知道,关于小说有一个定律是,如果一本小说的内容可以被“梗概”的话,这本小说的价值都不怎么大,换句话说,《月》所传达出来的东西,也并不是上面两行字可以概......